166.166 作者:柳锁寒烟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07-05
  •     此为防盗章, 晋江首发, 求支持。Δ』

        “咳咳!”

        绣瑜恍然回神,却见皇后正从内间出来,匆忙深蹲行礼:“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?!?br />
        钮钴禄皇后是个典型的满洲美人,一身富丽堂皇的明黄色蜀锦旗袍裙上,绣着鸿雁高飞的图案, 尽显皇后威仪, 却笑得很温和:“免礼赐座。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      绣瑜心里咚咚打鼓, 却大着胆子说:“奴婢在家时常听额娘说, 什么样的人住什么样的屋子。今日见娘娘的坤宁宫阔朗大气, 不闻脂粉香气, 但见书山笔海。娘娘母仪天下,果真与我等凡俗女子不同?!?br />
        绣瑜这话可是透着十足的真心, 满族入关才三四十年, 又重武轻文,就是皇族的男子还有不少大字不识的呢,后宫里不识字的妃嫔更是一抓一大把。钮钴禄氏却明显有着极高的政治和文化素养, 真是太难得了。

        可惜这样的房子,这样的人, 刚硬有余,温柔不足, 必然不会得皇帝喜欢。绣瑜隐约记得康熙的第二个皇后似乎是不得宠的, 想必就有这个原因了。

        她为钮钴禄氏的素养感到震惊, 却不知钮钴禄·贤宁也很惊讶, 乌雅绣瑜不过一介包衣宫女出身,却能见微知著,也算有灵气的了。她不由细细打量起绣瑜,还是早上请安的时候那套天青色绣雨后荷花的旗装,但是因为离得近了,她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那双晶亮的眼睛,眼如桃花,眼带秋波,一下子让她本来就柔美的五官鲜活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钮钴禄氏心里莫名有些酸楚,但她知道自己压对了宝??嫉氖焙蛩Ь倭思父龉还俏私韪股?。没想到八月的大封中,佟佳氏竟然得封贵妃!瞬间成了她的心腹大患。

        钮钴禄家功劳虽大,但是已经有日薄西山之势。但是佟佳家却正如旭日东升。如果佟贵妃再诞下皇子,或者佟佳家的人再立下大功,那么她就很有可能被封为皇贵妃。要知道,当年顺治爷的董鄂皇贵妃在的时候,如今的皇太后真是连站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她需要一个帮手,康熙坐拥六宫,凡俗女子根本入不了他的眼。这个乌雅氏还算是个有灵气的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钮钴禄氏脸上的笑容逐渐加深:“你母亲是个有见识的。你也是个聪明人,本宫一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?!?br />
        绣瑜有点没摸清她的套路,但是她本来就打定主意要靠上皇后这棵大树,当即行礼道:“愿为娘娘效犬马之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错了。你如今是皇上的嫔妃,当然是为皇上效劳了。侍墨?!?br />
        皇后的贴身宫女当即捧上一套淡青色绣着迎春花的旗袍,并配套的首饰。

        “天气热,那些大红大绿、宝蓝粉紫的颜色看多了,难免伤眼。你可明白了?”

        这是在指点她康熙的喜好了!绣瑜心里一万个问号,还是不动声色地行礼谢恩,又聊了两句,她就识趣地跪安了。

        侍墨把她送到门口,才回来轻轻给皇后捏着腿,颇有些不忿:“娘娘也太抬举乌雅氏了,她不过是个宫女出身,就算来日产下皇子,也不过是个婢生子,怎么配做娘娘的养子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婢生子?”岂料皇后突然笑了:“婢生子才好呢。我的孩子,生母出身越低越好呢?!?br />
        她早看穿了,可皇帝绝不会允许她这个继后生下皇子,跟太子分庭抗礼,甚至不允许她抱养荣嫔、惠嫔她们的儿子。

        唯有一种可能,就是这个孩子的生母出实在太低,低到了即使她这个皇后来养,也绝不可能威胁太子的地步。抬举乌雅氏,就是她对康熙的一次试探。如果康熙想给她一个孩子了,必定会叫留。否则……

        她正想着,身边的贴身嬷嬷完颜氏却走进来在她耳边说:“娘娘,奴婢打听清楚了。满贵曾在乌雅答应晋封当日送去50两银子。乌雅答应至今一分未动?!被屎笮α耍骸耙桓鲇星粗凰臀迨?,一个收了银子却留着不用。一家子的人精啊,也罢,本宫近来精力不济,她有本事自保是最好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晚膳时分,承乾宫里佟贵妃就得到了皇后召见绣瑜的消息,不由重重把玉碗往桌上一放,轻蔑道:“都说钮钴禄家名门贵胄,我看也不过如此!抬举一个奴才固宠,也忒下作了些?!?br />
        她的贴身侍女谨儿当即奉承道:“钮钴禄家再煊赫,也不过是武将之家。哪里懂得怎么教养女儿,自然不比娘娘您出身后族,真正德行端方。奴婢听说,皇后是想抱养个孩子呢!”

        孩子……佟佳氏不由黯然神伤,这宫里没孩子的又岂止皇后一人。不过片刻她就恢复了骄傲与坚定的样子:“那又怎样?本宫宁可没有孩子,也绝不会养一个婢生子?!?br />
        谨儿知道她的骄傲性子,又想到宫外承恩公夫人的嘱托,忍不住暗暗着急。

        另一边,长****。

        “唉?!毙彖ね趴蛔郎习谧诺哪翘滓路?,第一百零一次叹气。

        皇后召见她的事,没有一盏茶的功夫就传遍了六宫。小厨房当即派了个小太监来问她晚膳里的小菜是要清炒还是炝炒,奶饽饽要豆沙馅儿的还是绿豆馅儿的。她还没有傻到以为皇后就是真心对她好。不过是以利相交,利尽则散罢了。但是两人的地位差距悬殊,既然容不得反抗,那就躺平享受好了!

        她放宽心思,舒舒服服地用了个晚膳,然后趁着天还没黑,带着竹月在后院遛弯儿。绣瑜摇着小扇子,突然想到:“说起来咱们刚住进来,是不是该去拜访一下前殿的张贵人和蓝答应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小主下午去了皇后那里不知道。张贵人病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病了?”

        竹月摇着头叹息:“今日是皇长女的祭日,她大中午地在宝华殿为皇长女诵经祈福,就中暑晕倒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糊涂。这样的消息该一回来就告诉我的??旎厝ツ昧郊裎?,咱们瞧瞧她去?!?br />
        绣瑜急匆匆地赶到了前院东配殿,果然张贵人见了她没什么好脸色:“乌雅答应是得皇后青眼的人,我算哪个名牌上的人物,怎敢劳动您大驾来看我?”

        绣瑜不由微微吃惊,这张贵人是吃了火i药吗?自己来晚虽然有失礼数,但是两个人素无交情,她何必生这么大的气。一抬头,看见桌上厚厚一摞未烧完的佛经,屋子里冷冷清清,顿时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盛夏天气亲手抄佛经祈福,一番苦肉计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,反而真累病了自己,当然气不顺。绣瑜不由觉得她可怜可叹,当即打开礼物盒子笑道:“妹妹初来乍到不懂规矩,姐姐勿怪。我想着姐姐喜欢礼佛,就带了些上好的檀香来?;雇憬闵土呈障??!?br />
        那些檀香在宫中也属于中上品,倒还拿得出手。伸手不打笑脸人,张贵人心里的气也顺了几分,勉强挂起笑容跟她又说了两句话,绣瑜才告辞出来。

        竹月忍不住说:“小主,要奴婢说,这延禧宫也忒晦气了。荣主子生五子一女,张小主生两女,一共八个孩子就活了二格格和十阿哥,这也……”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68| 85| 528| 475| 148| 818| 289| 896| 267| 916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