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彩3d-> 都市言情-> 《贵婿临门:嫡女不好惹》-> 第三百八十四章送上门的
第三百八十四章送上门的 作者:半夏浮尘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3-16
  •     

        “我这里有醒酒的药丸,不过要小没有这么快,恐怕还得迷糊一阵子,半个时辰之内,应该就好了?!?

        本来那天自己说过了那些话之后,皇兄就已经私下来找过自己了,自己都已经和姑苏然定下了亲事就不应该还和姑苏凉有说有笑的,所以她今天特意坐在了上面,生怕自己一个人不住,就又下来和姑苏凉搭话。

        姑苏凉看了看沈司音,点了点头,“公主,您先回座位上去吧,这边有我照顾着就行了?!?

        沈司音会一些医术,就怕她给顾嫱把脉,那样的话,顾嫱的女子身份就会马上暴露,哪怕沈司音真的喜欢自己,恐怕也,就会忍不了自己这样被耍,所以最稳妥的方法还是,尽量不要让她靠近顾嫱。

        沈司音觉得自己好像就是,会嫌弃的那个人一样,放下了药瓶之后,转身就离开了,这场宴会,无非就是沈仲白就是为了想要对顾临江宣誓,有哪些人是自己手里的,只可惜,沈仲白终归还是年纪太小了,顾临江今天根本就没有来,沈仲白就好像是被架空的皇帝一样,实在是让他很没有面子。

        沈千山知道今天的宴会事情有不对劲的地方,所以一看见顾嫱开始喝醉的时候,就赶紧用眼神示意顾淮安,让他赶紧让姑苏凉把顾嫱带回去,免得一会儿出了什么乱子不好收场。

        沈仲白虽然脸上带着笑,可是谁都能看得出来,今天沈仲白,绝对心情不好。

        姑苏凉觉得,自己这几次来皇宫的宴会,结果似乎都是不欢而散,这样的场景,他真的是一次都不想要再来了,不过好在,沈司音的药确实还是很有用的,顾嫱走出宫门的时候,酒也已经醒的差不多了。

        “唔……”或许是因为喝的太猛了,又或者是沈司音的药效太猛了,顾嫱虽然差不多清醒过来了,可是头还是晕晕乎乎的,还得姑苏凉扶着,不然的话,怕是就已经在地上躺着了,好不容易才把顾嫱扶上了马车,姑苏凉也都已经累得够呛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好好的躺着,别乱动?!?

        姑苏凉还是第一次看见顾嫱喝醉了的样子,幸好她喝醉了之后话不算多,不然的话,这会说不定都已经全都说漏了。

        沈千山和顾淮安两个人放心不下,跟在了他们后面,却没有想到,才刚刚一出城门,就出事了。

        “瞎了,不长眼??!”

        顾嫱他们的马车似乎是和什么人起了争执,顾嫱这下子也不得不醒过来了,她掀开了门帘,果不其然,顾嫱才刚刚走下车,就发觉马车的车辙被砍断了,面前站的人,似乎来势汹汹,这才出了皇宫没有多远,就出这样的事情,看来这个人也不是一般人啊。

        顾嫱仔细的想了想,自己似乎并没有见过这个暴发户一样的人,看他这样张狂的态度,想来也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少爷,不知道是不是家里有权有势的,竟然都惯成这个样子了,看着这人张扬跋扈的样子,顾嫱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      这好歹也是皇城脚下,沈仲白虽说心机深重又残忍无道,可他这个皇帝做的也还算是不错的,起码没有让自己百姓民不聊生,这个纨绔子连自己这个未来的驸马身份都不放在眼里,看来也是时候应该教训教训他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,不知道您是什么来头?今日无意冲撞,改日定将登门道歉?!?

        顾嫱抿嘴笑了笑,姑苏凉在身边,这个人是铁定逃不掉的,倒不如让他死个明白,起码让自己知道知道,面洽的这个人,究竟是个什么来历。

        “看不出来,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,倒是很上道啊,大爷我也是男女通吃的,不知道你是哪一家的小倌,今天晚上,少爷我就去点你!”

        顾嫱本就刚从皇宫出来,虽说并没有喝醉,可是无缘无故的被人撞了马车,又被人说是小倌馆里的头牌,心里自然是不爽,可她依旧没有发作,言笑晏晏的看着面前这个人。

        “听好了,小爷我是礼部尚书的儿子,我爹是跟着顾丞相的,你以后要是把我伺候好了,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?!?

        果然没错,顾嫱笑了笑,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祁白,今天本来是沈千山回到京都的日子,自己应该是很高兴的,却没有想到被这么个无赖捣毁了心情,看来今天这个人,算得上是上天送给自己的一个大礼,正愁着无从下手的时候,倒是给了自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。

        姑苏凉看见祁白慢慢的退了出去,也明白应该死顾嫱另有安排,缓缓地站在了顾嫱的身前,希望能护住她,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礼部尚书的公子,难怪……”顾嫱记得,自己哥哥这个户部侍郎,刚刚一去任职的时候,就是被这个户部侍郎难为,看来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。

        “难怪生的和礼部尚书一样,是个猪头?!?

        姑苏凉彼时正站在顾嫱的身前,本来是害怕顾嫱会落了下风,却没有想到,顾嫱冷不丁的峰会路转,说了这么一句话,让他差一点点就没绷住,差点就笑了出来,但是周围围了这么多的人,他也不好丢了面子,就只能抿了抿嘴。

        “好啊你,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识时务的,却没有想到你也是个不知好歹的,来人,给我打!”

        这纨绔子的手下冲是冲了过来,可是一看见顾嫱身前站着的这个像黑面神一样的姑苏凉,马上也就怂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纨绔子一看见这样的转光,狠狠地在自己的随从屁股上踢了一脚,“我让你给我打,谁让你跟小白脸眉目传情了!”

        那个随从迫于无奈,就只能走上前去,手上有没有什么兵器,又被姑苏凉的气势下了个半死,弱弱的出了一拳,姑苏凉根本就没怎么用力气,就已经把这个人扔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!”

        顾嫱估么着,祁白进宫和沈仲白这么一说,大概就能交个比户部侍郎大一点的官员来治他,此刻也就不遮不掩,“我早就已经跟你说了,我是未来的驸马,你对我下手,简直就是不给皇上面子,怕是要杀头啊?!?

        顾嫱脸上的表情故作惋惜,似乎大有一种为了对方好的态度,可惜纨绔子还是没有及时的认识到自己的处境,反倒开始嘴硬,“你要是未来的驸马,我就是皇帝!”

        “朕倒是想要看看,是谁有这么大的口气,要当皇帝!”

        沈仲白的声音响起的时候,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一下,这纨绔子不认得姑苏凉和姑苏然两个人,倒是对沈仲白挺熟悉的,看见了沈仲白,直接就地跪下。

    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朕怎么好像听说,这里有大胆刁民,胆敢号称自己是皇帝,还大庭广众的欺负未来的驸马?”

        顾嫱倒是真的没有想到,沈仲白听到了这件事情之后,会直接就出了宫,亲自来处理这件事情,不过这样也好,让他亲耳听见了这些话之后,这个礼部尚书,就一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。

        “草民姑苏然,叩见皇上?!?

        看来这一次,这个纨绔子可真的是害了他爹。

        顾淮安本来就跟在顾嫱和姑苏凉两个人身后不远的地方,本想要上前去看一眼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却被身边的沈千山拦了下来,说是静观其变,看来自己的这个妹妹果然机智过人,在祁白朝着宫门方向走过去的时候,顾淮安就知道,这一次,他们不会输。

        那纨绔子早就已经吓得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了,沈仲白根本也就不搭理他,“传朕旨意,从今天开始,撤去马维的礼部尚书一职,由礼部侍郎顾淮安接任?!?

        听了这话,顾嫱心里也舒服了些,毕竟这个礼部尚书也一直都是沈仲白的眼中钉,只可惜他手上从未犯过什么大错,沈仲白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发落他,这倒好了,没想到今天是他自己的亲儿子把他送上了不归路。

        封遥现在的身份,也算是个朝中的武将,地位虽然不及黄皓,可也都已经是和顾淮安差不多平起平坐的地位了,为了避嫌,所以暂时还是不能回到九王府,只能继续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给祁白,让他再操心一段时间。

        “你又喝酒了?!?

        沈千山的语气完全就没有任何的怀疑,直接就是肯定的语气,他这一路上也都听顾淮安说过了,顾嫱自从失去了孩子之后,身体就一直不好,虽说按照姑苏凉给的内功心法练过了之后,整个人的身体有所好转,但是也没有到让她恶意喝酒糟践自己身体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逍遥楼的阁楼上,两个人大眼瞪着小眼的看着,沈千山总觉得自己拿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办法,就算是想要和他发火,都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开始。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170| 849| 319| 336| 614| 102| 235| 188| 173| 721|